位置: 主页 > 产品展示 >

日企:担忧在中国的发展 实则竞争力被追赶

时间:70-01-01 08:00 来源:
  日本企业在经济与地缘政治的迷雾中失去了方向。
  随着特朗普在美国大选中胜出,美日苦心经营的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前途未卜,日本企业感受到了深深的寒意。
  在近两年爆出多次重大撤资行动的日本企业,一方面认为今天的中国不像改革开放初期那么需要日本投资了,另一方面,即使在巨大的政治波动中仍然不舍失去中国这个大市场。日本最大的企业游说团体——经济团体联合会(下称“经团联”)尽管将推动TPP列为其重要游说任务,但在近期访华时表示,要推动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中日韩自贸协定等有中国参与的区域经济一体化合作。
  此外,日本企业和前高官比日本政府更务实,表示中日可以在亚洲基础设施开发及“一带一路”等在内的第三方市场合作,并且建议日本政府考虑加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其中深层次的原因包括日本企业全球竞争力下降,危机感加重。
  “一些日本企业对在中国的竞争和发展有负面的担忧,但我认为最大的阻力是缺乏竞争力。中日企业的差距已经很小,一些日本企业已经被中国企业赶上了。”在中国学习工作生活多年的日本国际协力银行北京代表处代表野本和宏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
  日本经团联会长榊原定征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我们看到中国的营商环境在改善,中日企业的合作关系也在越来越好,我们特别希望日本对中国的投资能够有所恢复继续增加。
  日本媒体舆论渲染悲观气氛
  此前有日本媒体报道,称日本企业正在大规模从中国撤资,希望中国政府加快办理日企撤离的手续。
  对于所谓加快办理撤资手续的事情,张晓强十分了解。他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日本媒体的表述是不准确的,“是为了吸引眼球”。
  张晓强介绍说,今年9月,日本三大经济团体(日本经团联、日本日中经济协会和日本商工会议所)访华。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会见了这些团体的代表,向他们就中国经济以及中日关系做了详细介绍。会见持续了1小时40分钟。
  同时,日方代表团还拜访了国家发改委、商务部等部委。
  张晓强介绍,在拜会商务部领导时,三团体代表就在中国投资,包括改善营商环境、开放更多领域等,提出了期望,也表达了对中国市场进一步拓展的愿望。同时提及一些具体问题,其中一个就是当个别小的日本企业要结束经营、退出投资时,现在手续有点繁杂,希望能够简化。
  然而实际情况是,日本企业长期留在中国的愿望很强烈。日本贸易振兴机构的2015年调查数据显示,在华日企考虑未来1~2年的业务发展方向,38.1%的企业考虑扩大业务,51.3%的企业考虑维持现状,考虑撤出、转移到第三国的企业约只占1.7%。
  最为明显的例子是迅销公司(优衣库母公司)。优衣库目前正在以平均每年100家门店的速度在中国内地新增门店,其中尤其向中国的二三四线城市发展。
  实质是日本企业竞争力被追赶
  11月2日中午,在北京国际饭店二层的宴会厅里,34位中方代表和30位日方代表结束了第二轮中日企业家和前高官的对话,开始午宴,但交流并没有结束。
  从主桌开始,每个桌子都坐了两圈人,第一圈是交叉入座的中日代表,第二圈是在每对中日代表座位外围正襟危坐的双语翻译,随时准备向左或向右快速倾听理解再向另一方解释传递。
  每当一位代表离开座位与其他人交流时,翻译马上起身陪同。翻译多为日方代表的标配,规模和日方代表团人数不相上下。
  这一方面体现中日高级领导人以及多数中日企业家还不能直接用英语等第三方语言交流,对彼此语言的掌握程度也不够,更显示出此次日方代表的诚意与专业性,也体现了在全球经济新常态和中日企业新竞争态势下,日本企业对在华投资、与中国企业合作的微妙而纠结的态度。
  中国商务部发布的贸易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日本对华投资额(非金融投资)同比减少25.2%,减至32.1亿美元。日本对华投资额连续3年下降。
  也难免有一种舆论在日本很有市场:即中国对日本的投资吸引力正在下降,不及越南等新兴经济体,同时也有日本在华企业商业协会发布报告,认为日本企业在华经营越来越难。
  2011~2013年,日本企业对华投资额曾达到历史的高点。
  野本分析,“尽管当前投资额比三四年前低了一些,但三四年前的投资额是历史性的新高。但如果从长期来比较,现阶段日本对中国的投资额并不低。”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常务副理事长、执行局主任张晓强也对《第一财经日报》指出,“近几年日方的投资金额比前几年历史最高峰降低了。历史最高峰达到100亿美元,这几年少的年度只有20亿美元,但里外相抵,我个人了解的情况,没有出现净流出。如果按照累计外商直接投资的存量,扣除中国香港之外,累计外商直接对华投资日本现在超过美国,居第一位,超过1000亿美元。”
  用真本事寻新机遇
  日本对华投资的变化,更多的与中国自身正面临的产业结构化升级相关。
  张晓强回答本报记者提问时介绍,经团联议员委员会副主席、松下集团董事长长荣周作发言表示,松下是很早进入中国的,在北京设立了显像管厂,但是随着需求的变化,显像管厂关掉了。这属于消费升级导致的产业变动。
  “实际上不只是松下,中国所有显像管产业链上的企业都在转,基本上没有销路了。现在是液晶电视。”张晓强说。
  东风汽车董事长竺延风表示,东风汽车和本田、日产都有合作,今年中国乘用车销售增长10%以上。竺延风估算,日系车占中国乘用车市场的比例达到16%,仅次于德系车,销售数量超过300万辆——这和日本企业在其本国的销售量相差无几。
  连续组织并深度参与对话会的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常务副理事长魏建国介绍称,和第一次对话会相比,中日企业“埋怨的少,指责的少,提建议、想办法的多。信心多了,畏难情绪少了。觉得企业家下步还有所作为。我们这次开会中间没有休息,互相大笑,开心,不像过去板着脸坐着,好像互相指责”。
  第二轮中日企业家和前高官对话后发布的《联合声明》显示,中日双方希望在智能城市、物联网、机器人、人工智能等广泛领域内进一步探讨协同合作的方法。敏锐的日本企业关注到了中国正在面临的老龄化、空气污染、城市交通拥堵等发展问题,愿意拿出日本在这些领域已探索的“真本事”,来抓住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新机遇。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Copyright 绍兴市三味食品有限公司 - www.sxswsp.com